要把甜野举高高

别问了,举不动手断了

被自己拖进度搞得要烦死了,立个flag,今天要是还不更新我就跟欧阳姓了。更新完删。









我错了我星期五还有考试,考完试不完结我就跟高述姓了。

【现欧】物是人非事事休08

还没写完QAQ,睡一会儿爬起来继续写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8.

 

 

“那天你是不是很晚没睡?”欧阳想了一会儿,如是问。

“是,你还记得?不是喝得第二天什么都不知道了吗?”高述挑眉。

“其实……模模糊糊的记着点东西,半夜口渴得不行,就有点清醒,迷迷糊糊感觉你好像还没睡,emmmm……你,是不是……”欧阳涨红了脸,就是说不出口。

“是不是什么?”

“卧槽,我不知道怎么说,就是……阿西吧…………”欧阳脸红的仿佛下一秒就要爆炸似的。

 

“噗——”高述不禁笑出了声,“欧阳你怎么这么不坦率啊。”

“哎?”

“你不就是想问我,是不是亲你了吗?”

“你你你你你你……”欧阳终于脸红到爆炸了,他扭身就想跑,却被高述一把拉住。

“欧阳,那天晚上我确实亲你了。”

“你你你,你闭嘴,你不说洁癖吗!!!”

“我没有忍住,欧阳。”

“你别说了别说了,快走吧快走吧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欧阳,我喜欢你。”

 

两个人相对站在人行道,呈对立之势。

欧阳已经完全说不出来话了。


【现欧】物是人非事事休07

上班第二天继续摸鱼,为了打掩护我还专门把文档名字改成了《2018工作记录》,和其他文件放在一起完全不违和……这张写的挺痛苦的,努力不想偏离人物性格,尤其是在高述的洁癖这方面,但是一方面对专业知识了解不够,一方面情节需要,还是出现了bug,希望大家可以忍受下,鞠躬啦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7.

“散了散了,大家下次再约。”

“高老师下次也要来啊。”

……

同学们三三两两的散去,欧阳也想跟着大家一起溜走,但是高述一边送别各位同学一边紧紧地盯着欧阳,完全不给他偷跑的机会。

“那我也走了啊,高老师你记得把欧阳送回去,不然他又迷路了。”张伟向着两人挥挥手,最后一个离开了。

 

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呵呵呵呵呵……”欧阳尴尬地笑着,悄悄退后两步,“不麻烦你了,我坐地铁回去就行。”

“你认识路?”高述挑眉。

“认识认识,你快回去吧。”

“你确定?”

“确定确定,离得又不远。”

“那好吧,走吧。”高述把车钥匙放回兜里,对着欧阳轻轻抬头。

“?什么意思?”

“你不是认识路吗,刚好我不认识,你带路吧。”

…………

 

“所以你为什么要跟着我?”欧阳愤怒的翻了个白眼。

“反正都跟着你到地铁站了,不如请你坐个地铁。”高述一边忍着不适一边对欧阳说到,也幸好现在比较晚了,人不是很多,不然高述走进地铁站的一瞬间一定会扭头就走的。

“你这样强迫自己有意思么?”欧阳突然停下来,在今天第一次直直的盯着高述。

“没意思,但是想要得到想要的,这点代价我还是可以忍受的。”高述也毫不躲避的直视着欧阳。

“……”

“算了,走回去吧。”

看着欧阳扭头向出口走去,高述知道他开始动摇了。

 

 

秋季的夜晚颇有些凉意,不时有枯叶摇摇晃晃挣扎着离开树枝,两个人肩并肩沉默着走在马路上,距离不近也不远,伸出手就可以牵到彼此,但总归留有空隙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

高述看着欧阳有些无措的样子,觉得万分可爱,但是又怕吓到他,只好克制住想要摸摸他有些发红的脸的冲动。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你,你,”欧阳有些犹豫,他其实不是很想提那件事,如果让高述知道他一直在被那种不确定的事情困扰,一定会嘲笑他吧。可是他沉溺在那个梦中五年了,每次醒来都怅然若失,仿佛刚刚获救的溺水者,大脑一片空白,他非常非常想要摆脱那种无助的感觉,尤其是这次见到高述之后。“你记不记得,毕业前最后一次寝室聚会?”

“记得啊,那次你不是喝多了吗?”高述听到他提起这件事微微有些惊讶。

 

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。

临近毕业,整个学校都蔓延着一种期待与不舍得情绪,毕业生们一边发愁未来的出处一边每天聚会送别一位又一位同窗,这个时候宿舍楼里其实都走得差不多了。

这天下午张伟回到宿舍,恰好其他三人都在,这是许久不见的情况了,张伟已经搬出去半年了,雷总也神龙不见首尾的,今天也是难得聚在一起,张伟便提议一起出去吃个饭。

谁也没想到会喝成这样。

高述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只觉得头疼。雷总工作找的不太顺利这几天心情一直不太好,就提议一起喝两杯,没成想喝起来就没收住,一杯接一杯的,在坏心情下很快就醉倒了。张伟也没少喝,但还能摇摇晃晃额站起来,欧阳倒是莫名其妙的一直闷着头喝酒,等高述注意到他已经只会嘿嘿嘿傻笑了。

“高,高老师,我知道你这四年也挺不,不容易的。”

高述看着张伟站都站不稳了还固执地想和自己说话,不动声色的后退了几步。

张伟也没注意到,继续大着舌头说道:“我,我今晚把雷,雷,雷总搬到我那儿去,近,近一点,你带着欧,欧,”高述皱着眉头,看着自己四年的舍友说话的费劲,忍不住帮他说“欧阳”,“对,对对,欧阳,你,你就带着欧阳回学校吧,我,我这些年看着你,也,也觉得累……”

 

张伟一边嘟嘟囔囔的说着,一边摇摇晃晃的架起雷总,高述看着他们踉踉跄跄的样子倒是有心想帮他们一把,但还没走近,就被那股冲天的酒气熏得又退了几步。高述看着他们互相扶持着离去,很怀疑自己的这两个舍友今天到底会睡在哪里。

但是一扭头看见还冲着自己傻乐,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的欧阳,高述觉得更应该担心的是自己。

 

高述想去把欧阳拽起来,但是死孩子就是不肯动一下,只会冲着高述傻笑,高述拽了半天拽不起来。
“喂,欧阳,你能不能站起来了?”高述晃了晃欧阳,

欧阳傻乎乎的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试了几次都失败了,特别诚实的对着高述说:“好像有点腿软。”

高述盯着他喝得红扑扑的脸,酒气逼得欧阳的眼睛也泛着水光,看上去无辜又真诚,一点也不像平时带着一丝丝防备的样子。叹了口气,高述认命的蹲下身去轻轻背起了那个只剩下三岁的人。

也幸好欧阳不重,高述稳稳的站了起来,但是那种和别人接触的感觉让高述只觉得一阵阵反胃,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克制住自己不把欧阳丢下去。

欧阳倒也配合,好像知道被背起来了一样,主动环住了高述的脖子,把头放在了高述的肩膀上,他还觉得不太舒服,蹭了蹭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,“高述?”他的声音有些疑惑仿佛不是很确定这个背着他的人是谁。但是没有等高述回答他就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

高述已经什么都回答不出来了,在欧阳把头放在他肩膀上的一瞬间他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,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更何况欧阳还什么都没有意识到的蹭了蹭,当欧阳叫出他名字的一瞬间,他更是心跳快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,高述一言不发的背着欧阳站在饭店门前的树下,知道晚风带着凉意才吹醒了他。欧阳的呼吸轻缓又绵长,扑在高述的脖颈,那一片的肌肤都暖了起来,好像,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妈耶,我在word上看感觉写的挺长了,结果放上来感觉好少啊……明天要是上班还可以继续摸鱼,就努力再更新一章吧~

【现欧】物是人非事事休06

妈耶,坑了这么久,再写的时候我自己都快忘了前面写的什么了。

完全小学生日记既视感,想shi,但还是想认认真真完结的。下次继续加油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6.

“啊——”

听着文体委员绝望的尖叫,看着桌边小小的骚动,欧阳在心里悄悄的画了一个十字,阿门。

一转头,高述正盯着他。

“你干吗?”欧阳不自在的东看西看,就是不愿意再对上高述的目光。

“你挺狠啊。”高述的目光太过炙热,以至于欧阳有一种无处可藏的感觉。

“不是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不是故意的,”欧阳终于肯抬起头,正对着高述的目光:“我毕业后就再也没有抽出来过SSR了。”

“五年没有抽到?”高述的表情微微震惊。

“对啊,好像所有的运气都在那几年用完了。”

…………

 

高述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。

“没关系。”他情不自禁地抬手摸了摸欧阳的小卷毛,“不重要的。”

“别乱摸我头发,你的洁癖呢?”

“也分情况。”

“什么情况?现在洁癖还能选择发作了。”

“总有一些事,再困难也要克服啊,不然就没机会了。”

欧阳抬起头,正好撞进高述深邃的眼眸,他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身影在高述的眼中,像是一直待在那里很久了,可以追溯到最初认识的时候。

高述看着欧阳,那种目光倒不能用深情来形容,有遗憾有怀念,有庆幸有满足,也有小小的忐忑,但是他把那份不安藏得很好,以至于欧阳只觉得他游刃有余。

 

“你……”欧阳犹犹豫豫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毕竟他很难确定高述是不是还记得那件事。

“嗯?怎么了?”高述倒是坦然。

“嗯……你,记不记得……”

 

“高老师,欧神,过来聊聊啊。”有几个老同学招呼道,不经意间打断了欧阳的话。

欧阳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又散了。

“马上就来。”高述见欧阳不说话,便主动回答了。

“你刚刚想问什么?”

“没,没什么。”

“你不是想问我记不记得什么吗?”

“没没没,我随便说说的。”

欧阳支支吾吾的,不想再继续刚才的话题。反正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答案,倒也慢慢习惯了。

高述见欧阳实在不愿意说,拿他没办法,只好领着他去和其他同学打招呼。

 

席间高述一直想和欧阳好好说清楚,奈何不停的有人过来和他说话,加上欧阳一心躲着他,到了聚会结束都没能抓住欧阳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讲道理要是别人写成这样做我是绝对要弃的,就只能感谢一下各位不嫌弃之恩了。我之后会继续好好写的,

【现欧】物是人非事事休05

剧情拖沓到想抽自己两巴掌,立个flag,10章之内不完结就开车。

最后ooc是我的,故事是他们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5.

“啪——”

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欧阳被肩膀上微微的痛感吓了一跳,扭过头发现是以前班上的文体委员,一个过于开朗的女孩子。

 

“欧神快来快来,帮我抽个卡。”欧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她拉到桌边坐下了,自然就忽略了高述装作不经意飘过来的目光,和微微皱起的眉头。

 

“欧神拜托了,我要白起白起。”女生站在旁边双手合十,嘴里不住的念着,好像还是大学时那种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性格,和她干练的穿着一点也不相符。

“明明李泽言更厉害吧。”欧阳接过她装饰的粉嫩嫩的手机小声吐槽道,结果旁边女生突然发出尖叫,“明明是白起白起白起,我白起哥哥天下第一帅好吗!!!”她一边说一边抓住欧阳拼命的摇,欧阳手机都拿不稳了,只觉得呼吸困难。

 

“小田,你别闹他了,小心他一会儿给你抽个R卡出来。”

在欧阳彻底断气之前,高述总算是肯过来把他从文体委员的手下救了出来。

“咳咳,你们女程序猿都这么凶残的吗?你的白起哥哥也hold不住你吧。”欧阳好不容易喘过气,还不忘吐槽。

见文体委员柳眉一挑,高述一把捂住欧阳的嘴:“抽卡用手就行,用不到嘴。你快点抽完了跟我去见张伟。”

欧阳拉下高述的手,不满的说:“我刚刚吃了巧克力酱,还没有擦嘴。”

 

……

 

在高述拿湿巾不停地擦手的时候,欧阳总算是肯动手抽卡了。
“抽到什么我不管啊。”

 

“欧神,你是故意的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想我死给你看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欧神我错了求你收了神通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欧阳看着手机上一排排的R,再看看文体委员欲哭无泪的脸。心情突然就好了一点。

“欧神我们同归于尽吧,十张R就算了,还一张白起都没有,六张李泽言,我fo了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身为凡人我刚刚居然反对欧神,可能要非一辈子了吧。”生无可恋。

“不……”

“高老师都怪你。”

“???”这下连高述也没有幸免被攻击了。“和我没关系吧,我就围观了一下。”

“要不是高老师你穿着和李泽言一样的衬衣西装,还离得这么近,怎么可能抽出来那么多李泽言!”

“高老师你走远一点,欧神,最后一张卡了,再抽不到ssr白起,我就黑你电脑盗你裸照哦。”文体委员温柔的威胁到。

欧阳瞬间坐直了:“那我能不能,不抽了?”

“不抽就盗你床照!”

“……”

高述摸了摸鼻子,很不讲义气的溜了,留欧阳一个人面对文体委员。

 

欧阳抱着赴死的心态,心一横眼一闭,就点了下去。

 

李泽言调教(R卡)

 

…………

 

在文体委员爆发前一瞬间,高述动作飞快的拖着欧阳就跑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预告:“欧阳我好像喝多了。”“醉酒后送对方回家然后发生点不可描述?高述,俗,忒俗。”】

【现欧】物是人非事事休03~04

小透明发现居然有人给我小心心和评论,感动哭了。

所以原来其实打算坑掉的文还是继续写了。然而我真的进度好慢的,本来打算第三章就写到欧神变非酋的桥段第四章写完了还没有出现,完结遥遥无期。

最后还是如果你觉得还算有趣,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啊,今天也是努力不ooc的一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3.

“嗨——”

欧阳颇有些无措地站在门口,看着刚刚还被众人围住的那个人拨开人群向自己走来。

 

第一秒。

他长高了。以前还是差不多的身高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比自己高出许多,在人群中更有一直鹤立鸡群的感觉。

第二秒。

他成熟了。在人群中风度翩翩,游刃有余,每一次抬眸,每一个笑容,都恰到好处又带着特有的疏离。

第三秒。

他陌生了。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的发型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穿的西装,精心修饰过的眉毛和指甲。

第四秒。

他没变过。还是那样从容又坚定的脚步,还是那样熟悉又陌生的眼神。

第四秒。

乱了,都乱了。欧阳连手都不知道改放在那里,积攒了多年的社交恐惧症好像在这一秒再也压抑不住爆发了,周围的老同学的身影模糊了,只剩下那个朝着自己走来的人。

第五秒。

他在站在他面前。

 

“欧阳,叫爸爸。”

 

 

04.

“呼——”

听到那个人用着一本正经的表情说出和以前一样嚣张的的话,欧阳一直紧绷的神经突然就放松了,一下了呼吸也回来了,周边的老同学的吵吵嚷嚷也回来了。

 

“谁是谁爸爸?一来就想占我便宜?做梦吧你。”欧阳挑眉。

“嗯?”高述发出轻轻的鼻音,“等下被灌酒了别求着我帮你挡。”

“谁灌谁还不一定呢!这么多年同学会好像是你一直没来吧,你等着被罚吧。”欧阳突然坏笑起来,“伟哥伟哥,酒呢?快先罚他几杯。”

欧阳说着就向着张伟走去,在经过高述身边时,被他不着痕迹的轻轻拉住。

“我没来之前就想占你便宜了。”

 

???

 

刚刚高述挡住众人的目光凑到他耳边低语时,呼吸间的热气全部扑在他的脖子上,欧阳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,脸红的像是蒸熟了的虾子,失去了思考能力。

等他回过神反应过来高述说了什么时,高述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窗边和张伟聊天了,欧阳张了张嘴,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。刚刚卸下的防备又捡了起来,那种不安不适本在高述开口的瞬间就融化了,现在却加倍的来袭。

 

他,是什么意思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烦啊,感觉剧情进展太慢了,可是一写起来就收不住,总觉得铺垫不够,我要狗带了。

最后还是请求各位给我小心心和评论!!!

【现欧】物是人非事事休

考研政治考场上写的,今天终于重新把它打出来了,第一次写同人文,没啥深度没啥梗,自己也没看过多少同人瞎写写,大家随便看看就行。OCC都是我的。

01.

“啪——”

没有喝完的可乐被扔进垃圾桶,欧阳极不情愿的走出了茶水间。

从今天中午收到那条短信开始他就变得异常烦躁。

“欧神,今晚聚会换地方啦,XXX酒店xx号,高老师回来了要请客,你别迟到啊。”

 

欧神,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个带有调侃的称呼了?毕业后他是领导口中的“小欧”,是同事口中的“欧阳”,是新人口中的“欧阳哥”,唯独不是“欧神”,那些会叫他欧神的人已经各奔前程了。

高老师,有多久没有想起这个曾经最熟悉的人了?好像是两年前公司新来了一个实习生小姑娘,有一次怯生生的叫了他一声“欧阳老师”,他一下子就恍惚了,好像看到了高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,又很快的模糊掉了。

 

回到办公室,欧阳对着电脑发呆,其实开始收到同学会通知时,他完全没有想起来可能会和高述见面这件事,但是突然得知他会来,欧阳却有些不自在了,毕业后他就再也没有和高述联系过了,有些事早已被封存在记忆深处。

 

02.

“哗——”

欧阳抽一张纸胡乱的擦了一把脸,抬起头审视着镜中的自己。

驼色的连帽卫衣,黑色的牛仔裤有点宽了,白色运动鞋在下地铁的时候不小心被踩到了,有一小块灰。幼稚又没有亮点,不管在哪里都注定被淹没在人群中,这样就可以避免那些带着打量探究的目光,这点让欧阳很满意。可是今晚他却觉得这样的自己有点不够,尤其是看见伟哥都穿着整洁成熟又不失潮流的走进包厢,他还是没忍住逃到了洗手间。

 

那么,他又变成了什么样呢?

上学时就是教科书一般的高富帅,现在呢?上学时就是全院女生心中的白月光,现在呢?

欧阳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想象高述现在的样子,他甚至不知道等下该怎么称呼高述。叫“高老师”?不行,已经不是大学时了,何况大家这么多年没见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熟稔;叫“高述”?不行,毕竟当初是舍友,直呼名字也太生分了,尤其是……

 

欧阳红了脸,甩掉脑子里那些模模糊糊的想法,要不然……

 

“和伟哥说一声,提前先跑好了。”

 

03.

“嗨——”

欧阳颇有些无措地站在门口,看着刚刚还被众人围住的那个人拨开人群向自己走来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……

这个小朋友,真的在突然间长大了。
以前他明明是最闹的那一个,放肆的笑,不开心也表现的那么明显,不知不觉间,收敛了好多。
怎么就长大了呢。

看了那么多水仙,就想问下太太们有没有想写一个卢本伟,五五开,white的三角恋故事???